太阳城国际

【帕佩】Wolf

  未成年的小狼崽,失败化形为人狼,连尾巴和耳朵都不会藏,他也不屑去藏,觉得自己这样没什么不好。帕洛斯说佩利是天性崇拜,跟老妈学的坏毛病。说完把想在满月夜跑出去的佩利跟自己一起锁在屋子里,抱成团闷头睡觉。并不是所有的狼人都选择潜入人世,披着伪装的人皮过日,很多狼人并不愿意舍弃自己的天性,他们潜伏在深山密林中,靠捕猎过活,他们更愿意维持自己的狼人形态,而不是将自己的利爪收起,化成不堪一击的娇弱人类。族里是母系氏族,他们是兄弟,同母异父。帕洛斯是白狼之后,而佩利金黄色的皮毛总被他嘲笑是金毛犬。这其中有母亲的缘故,她不喜欢性格阴沉并且没有遗传自己金毛的帕洛斯,更愿意带着张牙舞爪的佩利出门打猎,陪他玩耍。帕洛斯早有准备,他在巢穴附近布好陷阱,只等那些不自量力的家伙自投罗网,他且闲坐钓鱼台,看场好戏。挑衅的狼人还未踏进陷阱范围,帕洛斯便见眼前飞过一道金色的影子,然后呱唧一声落到了陷阱坑里。落地松开佩利后颈的柔软皮毛,帕洛斯舔舔嘴角吐掉吃进嘴里的土粒,想告诉佩利让他老老实实待在这里,结果已经糊成黑毛的金色狼崽猛地从地上窜起,紧接着从身后传来一声惨叫。帕洛斯扭头,看见佩利嘴里咬着一块血淋淋的皮肉,而那躺在地上打滚的狼人脖子连着肩膀的地方血肉模糊,看那狼人的位置,原本是想偷袭他的。翌日被逐出族群的帕洛斯没有实践自己独身走天下的计划,他指着路过的兔子洞对佩利说:“蠢狗,给哥哥抓只兔子吃。”帕洛斯张开嘴,抬起前爪蹭掉被咬下来的金色狼毛,将脑袋凑到佩利跟前,伸出舌头来舔掉那点血迹:“那就接着抓。”佩利顾不上管那伤口,挨只咬断气管,在地上堆成小山,颇有成就感地点点头,刚要埋首进去大吃一顿,结果被帕洛斯咬住耳朵逼迫着转过头去。佩利防不胜防。上下牙磕的生疼,嗓子里无法发出的威胁变成呜呜呜的声响,他气呼呼地伸爪子要去挠帕洛斯,半途却因为脸上伤口处附着的温热停下。脸上热乎乎的感觉还不赖,佩利不再计较帕洛斯压他嘴巴的事情,收回爪子,双眼舒服地眯起,喉间发出轻微的呼噜声,尾巴在身后甩来甩去,像个金色的摆钟。幼狼的毛发较成年的狼要短些,佩利不一样,他生下来的时候母亲用爪子扒拉了好一会儿才从那一坨被胎水搅得乱七八糟的毛里找到他紧闭的双眼。他现在七岁,本身就比同龄的幼狼要大上不少,长长的金毛修剪过也没用,整只狼蓬大一圈,站在帕洛斯身边是巨型的存在,从身材上看都会以为他才是哥哥。帕洛斯舔完后,脸上蓬起的金毛湿哒哒地贴在一起,遮着眼睛的那圈一并贴下来,露出紫水晶般的眼睛,碧色瞳仁嵌在里面,闪闪发亮。明明是野兽却对外表齐整有一定执念的帕洛斯满意地看到佩利脸上的血迹被舔了个干净。他第一次认真打量自己这个血缘上的弟弟,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眼睛挺好看的。“我以为你打算自己全吃了呢。”帕洛斯抬脚踩住那尚有一口气的兔子胸脯,断掉其最后的生存希望。帕洛斯慢悠悠地吃完脚底的兔子,他吃的比佩利文雅些,起码不会让兔子毛到处乱飞或者吃进嘴里,他素来喜欢用指甲划开猎物的肚子,吃内里的肉,带着毛的部分全部扔掉。他属于体型偏小的狼崽,胃口跟体型一样小,他便尽量吃的精细些,反正饿不着。幼狼身上的肌肉线条没有成年后明显,曲线圆润,蜷起来的时候肉乎乎一大团。佩利上身趴下去,后面尾巴甩开,后肢蹬在地上用力,屁股高高撅起来,在身体动作下不安分地晃动。兽类的直觉告诉佩利,那个蹲在身后对着自己屁股揉来揉去的便宜哥哥没有恶意,他现在被兔子肉蒙蔽了双眼,没再多想便重新低下头去吃肉,任凭帕洛斯在后面又揉又戳,不时还摸摸尾巴。

  狼人族生来对圆满有执念,除去满月,他们生命的前期离不开两个十。十岁化形,二十岁成年。离开族群时,帕洛斯八岁,佩利七岁,都还没到能够化形的年纪。帕洛斯早先便有脱离族群独自生存的打算,但他给自己设下的期限是在十岁之后。根据自己的化形情况决定是否去往人类的世界。狼人族有四种形态,狼形、狼人形、人狼形、人形。十岁前的幼狼只能是狼形,而十岁后,他们有可能成功一次性化为人形,从此形态无障碍转换,也有可能失败,化为人狼形,等到成年后才能变为人形。有一种形态在十岁后是避不开的,满月日的狼人形态。狼人形较人狼形要更加偏向于狼,人狼形属于失败的化形产物,保留了耳朵尾巴和其它部分特征,而狼人形则可以当成是直立行走的狼,连带着思维一起狼化。被打乱计划的帕洛斯带着佩利暂时居住在了同时远离族群和人类的森林中,狼人族的幼崽战斗力堪比普通的成年狼,在这片只有动植物没有其它族类的地方,两人活得相当滋润。帕洛斯对打猎这种会刮伤皮毛的活动没有向往之意,他热衷于铺设陷阱来捕捉猎物,在一根筋的佩利看来,这不是狼该干的事,有违天性。“你是狼人族,不是平庸动物狼,迟早也得化成人形。”对于佩利的说法,帕洛斯嗤之以鼻。除了打斗厮杀什么都不会的狼人在他看来就是废物。佩利除外。毕竟这个二货弟弟太蠢了,打架之外的事强求不来。佩利对打架热情高涨,除了打猎就是找森林里实力强大的动物单挑,一来二去,全都打服了,方圆百里难寻对手,被帕洛斯勒令待在森林不准往外跑的佩利没架可打,只能耷拉着脑袋去扒地松鼠的窝发泄心里的不满。狼是夜行性动物,放在未化形的狼人族幼崽身上,这条天性仍然有效。帕洛斯在森林中心处找了棵空心的古树,让佩利凿出个洞门,里面装点一番,树旁布上些陷阱,白天两人窝在外面经过掩饰难以觅得入口的树洞里,一梦到黄昏。在最开始的时候,入睡有些困难。帕洛斯除了母亲之外没有和别人睡过一个窝,他跟母亲睡的时间也不多,不到半岁就被迫断了奶,原因是怀了佩利之后母亲有些暴躁,觉得喂奶麻烦。帕洛斯有怀疑过自己看起来瘦小是由于母乳不足,反观佩利,吃奶吃到了一岁半,把他没吃的奶水吃了个饱。被抢过奶的帕洛斯第一次夜里被呼呼大睡的大个金毛圈在怀里,浑身僵硬,半天没睡着。他嫌弃地擦掉佩利嘴角留下的涎水,两只爪子抱着那个圆滚滚的大脑袋揉来揉去。最后席卷而来的疲惫击垮了帕洛斯心里的抵触,他把脑袋埋在佩利脖子和胸脯之间那圈长长的毛里,尾巴蜷起夹在两腿之间,沉沉睡去。后来他习惯了在佩利像火炉一样的怀抱中安睡,顺便帮其改掉了拿后腿压狼肚子的坏习惯,美中不足的是过程有些暴力。他们在这片森林里度过了三年时光。第二年的时候,帕洛斯于生辰后的满月日里,攀爬到高处。漆黑的夜空中一轮圆月高悬,皎洁银辉在没有云雾遮拦的情况下倾洒于广袤大地。佩利百无聊赖地趴在地上,长而利的指甲拨弄着脚底的石子,看向站在石头上的帕洛斯,那身雪白的皮毛在月光下散发着奇异的光芒,金色的瞳孔如同镶嵌在墨玉中的琥珀。佩利咂摸了半天,脑子里剩下一个词——好看。真不愧是亲生兄弟,形容对方只会这么说。热流涌入四肢百骸,帕洛斯缓缓闭上眼睛。化形是一个悄无声息的过程,体力被逐渐抽离,灵魂仿若出窍浮于半空中轻渺无所依。确定身体最后一处骨节完成重组,帕洛斯瘫坐在地上,没有皮毛保护,肌肤直接接触到冰冷地面,凉意钻入体内,让混沌的头脑恢复清醒。“好小。”佩利走过来,绕着帕洛斯转了好几圈,脑袋凑到他脸侧,伸出舌头来舔过眼角下的泪痣。帕洛斯狼形时那粒黑点藏于皮毛下看不分明,变成人后状似泪痣一样镶在尚有婴儿肥的脸上。被糊了一脸口水的帕洛斯伸手抱住在自己身上乱蹭的大脑袋,翻身趴到佩利后背上:“我没力气了,背我回去。”化身交通工具的佩利站起身来,往他们栖身的古树跑去,轻车熟路。出门捕猎的时候帕洛斯懒得走路,总是纵身一跃跳到佩利的背上,爪子圈住佩利的脖子,抓住两撮金色长毛,心安理得地奴役人傻力气大的佩利。这回从白毛团换成人类外表的孩童,帕洛斯靠着像小火炉一样火热的佩利,赤裸的身体跟着温暖起来。已经将佩利划入自己生存规划的帕洛斯并没有急着离开森林,他夜里会化作狼形陪着佩利捕猎或者玩耍,白天则变成人形——他发现人形时窝在佩利怀里可以更直观地感受那身皮毛的柔软和热度。出乎帕洛斯意料的是,武力值足以媲美成年狼人的佩利化形竟然失败了。他眼睁睁地看着佩利在月光下由金狼变成一个带着狼耳和狼尾的小男孩。“我成功了!”佩利看着自己不再是狼爪的手,兴奋地喊道。“是吗?”帕洛斯变成人形,捏住那在头上动来动去的狼耳,“你摸摸自己的屁股上面。”摸到尾骨处尾巴的佩利并没有感到沮丧,反而更加得意:“嘿嘿,我的尾巴还在。”说完又遗憾地握起拳头:“人类的手真难看,要是还留着爪子就好了。”帕洛斯无奈地摇摇头。

  不想在森林里再等十年的帕洛斯最终还是决定和佩利一同离开森林,去往人类世界的边缘地带。他们保持能够高速奔跑的狼形,从森林来到人类的村庄里。趁着夜色深沉,帕洛斯自农户家偷了几件衣服。“我不要。”佩利将衣服甩到一边,衣服在他看来就是累赘,妨碍行动。帕洛斯才不管佩利是否愿意,强行把卫衣给他套上。虽然上佩利是碾压式的胜利,但帕洛斯熟知其身上每一处弱点,轻而易举地压下企图反抗的佩利。佩利个子再大,毕竟还是个外表十岁的孩子,连在卫衣上的宽大帽子边沿耷下来,遮了他小半张脸,乱糟糟的金发和耳朵都被扣住。衣服的后半截则挡住垂下来的尾巴,帕洛斯又抓着他穿上宽松的短裤,将尾巴彻底藏起来。“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你的耳朵和尾巴,除了我。”帕洛斯一边穿衣服一边和佩利强调。佩利用手扯着衣领,不耐烦地应声:“知道了。”“人前叫我哥哥。”帕洛斯又加了一条。“不要。”佩利站直身子,用手在帕洛斯脑袋上方和自己不及肩膀的位置来回比划,“你比我矮这么多,哪里像哥哥?”帕洛斯冷着脸,一巴掌招呼在佩利脑袋上,将其往下按:“比我小就乖乖叫哥哥。”“哪那么多事。”佩利嘟囔着从帕洛斯手下溜开,“行行行,我记着了还不行嘛。”帕洛斯满意地穿好衣服。人类的城市分三六九等,帕洛斯心知以他们的身份无法去往高端的场合,尤其是佩利,过安检的可能性为零。他寻了老城区拥挤的边缘巷道,和佩利暂居在雇佣小孩子做工的作坊里。帕洛斯的想法很简单,在这里摸清人类世界的生存规律后,再寻找未来的出路。狼人族的寿命约百年,衰老极慢,他尚有大把时间。帕洛斯极快地融入了环境,不过三两天,他看起来同寻常的人类小孩没什么两样。佩利却不行。他打翻午餐,踢掉鞋子,半夜溜出去捕猎,结果被帕洛斯追上去拦住。两人在城郊的小树林大打出手,佩利嚷嚷着要回森林里,他不想吃熟肉,更不想吃菜叶子,他是狼,不是人,也不是兔子。“你不是狼,你是狼人。狼人里有人字,意味着你的消化系统能够接受人类的事物,意味着你可以在人类的世界生活下去。”“我不要!”佩利不听帕洛斯的解释,他不喜欢人类的城市,在这里待了两天,他浑身难受,爪子发痒。“当初答应了跟我一起走,现在是要反悔吗?!”被佩利在脸上抓了一下的帕洛斯怒火中烧,他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到头来成了一厢情愿。他化回人形,白发男孩精致的脸上有一道划开的长痕,鲜红的液体自里面留下来,汨汨淌入衣领之中,将衣衫由白色染成血色。在森林里居住的日子里,帕洛斯也曾受过伤,但那时是狼形,加上都是小伤口,把毛往下捋捋就能遮住伤口,佩利在他轻描淡写的语气中便没有多在意。可现在帕洛斯变成人形,伤口又是在脸上,毫无遮挡。佩利瞳孔一缩,身体僵硬地站在那里。原本占据整颗心的念头倏地消失无影,刚才因战意高昂扬起的尾巴蔫蔫地耷拉下去,佩利垂下头,盯着地面不说话。帕洛斯不想给他好脸色看,转身要走。听见脚步声的佩利忙抬起头来,追上前去。“不是要回森林吗?赶紧滚,别跟着我。”帕洛斯加快步子,不想理睬跑在自己身边的金狼崽。佩利嗓间发出呜呜的叫声,在他的世界里不存在道歉的概念。佩利只是感觉不舒服,帕洛斯阴沉的脸色让他心慌。走到树林边缘,帕洛斯停下脚步,他不能带着一只狼回到城里。佩利的智商及时上线,他变回人形,慌张地抓着帕洛斯的双肩:“帕洛斯,你别这样!”“我怎么了?”帕洛斯冷漠地看着他。这让佩利想起了他们还没离开族群的时候,帕洛斯总是用这种漠不关心的冷淡眼神看着他,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让佩利本能地远离。一直到那天有族人来攻击他们,他打伤攻击帕洛斯的那人之后,帕洛斯突然对他露出了笑容,佩利看着,心脏砰砰直跳。于是他晕乎乎地答应帕洛斯一起离开族群,去外面生活。三年里,帕洛斯会在他受伤后逐寸舔舐伤口,会把大半的猎物让给他,会不耐其烦地梳理他在林间打滚后打结的皮毛,会带他去河边洗澡,会陪着他抓蝴蝶引蟒蛇,会同他一起在森林里漫步于星空下。迟钝如佩利,也能明白帕洛斯发自内心的关切。那双眼睛里,即便是训斥他乱跑时都会隐含着关切和温暖。那是他未曾得到过的感情,无关亲情,无关友情,说不清道不明。可现在,帕洛斯眼神中的冷意几乎要化作实质,扎进他的骨血里。佩利心里慌乱不堪,尾巴在后面焦躁地甩动,偏偏他嘴拙,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帕洛斯抬手去拉他的胳膊:“别挡道。”佩利用力摇头:“不!”他不敢去看帕洛斯的眼睛,视线往下移,那道刺目的伤口瞬间闯进他的视野。佩利忘了自己现在是人形,他低头,探出舌头要舔。发现舌头短了不少,他又凑得近些,贴靠着帕洛斯的身体。这回舌尖终于触到了那道伤口。与狼形时完全不同的柔软舌头贴在伤口处,突然的温热让帕洛斯愣在原地。佩利笨拙地学习帕洛斯帮自己舔伤口的样子,将留下的血液悉数舔入自己的嘴中,人类味蕾传达而来的血腥味不再好闻,佩利砸吧着嘴,混着唾液囫囵咽下去。帕洛斯在身侧攥成拳头的双手在颤抖。佩利舔着舔着,从脸上舔到脖颈处。动脉被犬牙碰及,帕洛斯的身体剧烈一抖,佩利茫然地收回舌头看他,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够了。”帕洛斯抬手。佩利以为帕洛斯要推开他,身体立即做好绷紧的准备,打定主意杵在那里不动弹。结果那只手落到了他的脑袋上,轻轻揉动。帕洛斯认栽,感叹道:“真蠢啊。”“啊?”“没事。”他捏弄着佩利抖动的耳朵,改为严肃的声线,“可以不吃蔬菜,但必须吃熟肉!不准半夜跑出来!”“……好吧。”佩利郁闷地点头。“乖狗狗。”帕洛斯满意地拍拍。“我是狼!”“好好好,乖狼崽崽。”趁着天色未亮,帕洛斯让佩利把他的外套围在腰间,两人回到了作坊里。第二天中午,佩利在帕洛斯的紧盯之下,艰难地吃完了一碗饭。于人类世界的生活,算是步入了正轨。在发放第一个月工资之后,帕洛斯带着佩利去吃了一顿烤肉。事实证明不是熟肉难吃,而是作坊的厨师手艺太差,无法满足挑嘴的佩利,他跟着帕洛斯这三年,别的没学,吃肉只吃猎物最嫩部位其它都扔掉的娇贵习惯倒是学了个完整,现在换成熟的,那舌头也只吃好的。烤肉让佩利心满意足,开心地接受了身为人类的身份。钱包空荡荡的帕洛斯决定换个工作了,不然他可养不起这只大金毛。他可以活得很好,不管是作为狼人还是人类,当然,是和佩利一起。“我还想吃。”佩利眼巴巴地看着帕洛斯碗里还没吃完的烤肉。“叫哥哥就给你。”帕洛斯把碗端起,作势要吃。佩利此刻眼里只有烤肉,他大声喊道:“哥哥哥哥!”哄了佩利三年都没听到一声哥哥的帕洛斯发呆的瞬间,碗便被佩利抢了过去。……靠,竟然输给了烤肉!说好的不吃熟肉呢!帕洛斯气愤地把手伸进佩利衣服里,去揪他的尾巴。“嗷呜!”佩利委屈地转头看帕洛斯,敏感部位被狠揪的痛感让他直接飙出泪花来。帕洛斯收回手来,一手将他半圈在自己怀里,凑过头去。以为是要给自己舔眼泪——帕洛斯以前没少这么干过——佩利没当回事,夹起烤肉继续往嘴里塞。帕洛斯的嘴巴在这一刻下滑,将那片烤肉含进了自己嘴里。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亲的佩利瞪圆了眼睛:“!”嘴角被抢回烤肉去的佩利咬破,帕洛斯用手指抹掉伤口鼓出的血珠,决定让佩利回家后帮他好好舔舔。弟弟不听话,哥哥有责任教育,不是吗?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原创】八君抱玺by春饼卷阿宝(古风 np 总受)